内河

Lady Denver

【偏二桶个人向】【微Jaytim】Nightcall

送给洛洛 @bzsxdm挽洛 


警告:

1、偏二桶个人向,微Jaytim向,从Tim视角看Jason。

2、有点AU向,灵感来源于RyanGosling主演的电影Drive(《亡命驾驶》),文中的部分设定和场景来源于Drive,文名Nightcall是Drive里一首歌,可作为本文的BGM,大力推荐大家去看我男神演的Drive!

3、Jason和Tim的性格都有些OOC,如果有任何不妥,请随时评论私信,我会根据实情修改或者删文。

 

在真正坐进这辆车之前,提姆跟踪调查了车主人两个月。

 

红罗宾行事一向谨慎,但这次的行动就连熟悉和理解他风格的夜翼都觉得未免有些小题大做,而罗宾早就出言讽刺过数次,提姆只是摇了摇头,却并不反驳。他和达米安的不合由来已久,这极为罕见的“和平”状态甚至引起了布鲁斯的注意。

蝙蝠侠在早餐桌上极富技巧性地提起这个话题,难得回哥谭大宅的迪克坐下来享用单面煎蛋前,正听到布鲁斯试图不显山露水地使用面对阿卡姆疯子时的讯问技巧从提姆嘴里撬出一些有用的线索。

年轻的德雷克总裁顾左右而言他,趁着阿尔弗雷德为迪克端上果汁的当口,迅速把握机会谈论起布鲁西宝贝最近正在追求的那位大都会小记者,蝙蝠侠尚未开口,阿尔弗雷德已经接过话头:“布鲁斯少爷,我认为你应该在周末的时候请肯特少爷来大宅做客。”布鲁斯噎住了。

提姆顺势起身,无视了布鲁斯在他背后投来的蝙蝠瞪,离开了餐厅。

 

驾驶座上的男人并非像他的兄弟们想象得那么简单。哥谭的黑帮势力盘根错节,但是所有人都默认只有加入某个帮派才是生存的基础,单打独斗绝不是个好选择。这个男人四个月前开始出现在哥谭黑帮势力范围的地盘上,一开始就旗帜鲜明地挑明自己不会加入任何帮派,但不会拒绝和任何愿意支付报酬的人合作。提姆一开始甚至有些可怜这个蠢货,显然,他完全不了解哥谭的黑帮世界,这种狂妄的家伙不到一月就有可能无声无息地死在哥谭某个阴暗的巷子里。但是两个月后,这个自称瑞恩的小子不仅好好地活着,而且确实和哥谭的几乎所有黑帮都达成了一手拿钱一手办事的默契雇佣关系。而真正让提姆在意起来的是在一次雨夜的追捕行动中,瑞恩居然驾驶一辆雪佛兰逃脱了红罗宾和神谕一起设下的天罗地网。

 

他的车技简直神乎其神,反侦察意识也很不错。

神谕冷静分析着,顺手将瑞恩加入自己的日常侦查对象列表中。

 

为了这次和瑞恩的近距离接触,提姆启用了一个哥谭某个黑帮势力里的小喽啰身份,顺利地跟随最近资金紧缺的小头目雇佣瑞恩参与了一起抢劫。

他化了妆,彻底改变了发色、瞳色,在脸上和身上补了些刺青和伤疤,给自己编造了一套在底特律混不下去、转而流浪到哥谭的身世背景,变了口音,装作完全听不懂大佬们偶尔用哥谭土语聊起的交易内幕,他精准的枪法为他在小头目那加了大分,一个月内已经开始毫不怀疑地带他参与各种帮派活动。

他坐在一张小桌子旁,就着桌上的台灯熟练地拆卸和清洗着手枪,屋子里仅有这一盏灯,发出有些惨白的光,小头目的脸隐在昏暗的阴影里,他的手机里正传来瑞恩的声音。

 

“告诉我时间、地点,你们只有五分钟。五分钟内你们可以叫我做任何事,五分钟后的事情,”对方的声音顿了顿,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残忍笑意,“你们就得自己负责了。”

 

提姆挑了挑眉,这就是瑞恩的唯一规矩,“五分钟时间”。

 

“没问题。”提姆的“Boss”显然是深谙瑞恩先生的规矩,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后,催促提姆尽快做好准备。

 

 

行动定在了午夜一点。

整一点,一辆银色雪佛兰缓慢而优雅地滑行至提姆面前两米处,一只胳膊从驾驶座伸过来打开副驾驶座的门,朝车外的几人比出一个“五”,晃了晃手掌,随后又缩回了车内。小头目没说什么,转身就开始撬银行的门。

负责警戒的提姆并没得到机会开枪,在几个人提着两大袋现金偷偷摸摸、毛毛糙糙地往雪佛兰奔来时,率先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驾驶座的男人轻笑了一声,随后探身过来,掠过提姆打开了后座靠近银行一边的车门。他温热的呼吸在提姆的左耳边停了五秒,又退回到原处。

一车的人都没有说话,车后座的人怀抱着现金神情紧张,呼吸急促。前座的提姆却趁此机会好整以暇地观察起传说中异常难搞的瑞恩。

这显然是个高大的男人,勤于锻炼,宽松的白底金丝刺绣蝎子图案的尼龙夹克也遮掩不住健美先生般的好身材,他戴着副棕色尼龙手套,双手看似只是松松握住方向盘、但路口转弯处的急速调转漂亮得仿佛方向盘就是他双手的延续。男人一头黑色短发,只有额前一缕白发,垂下来微微遮住了他漂亮的蓝眼睛。他的鼻梁高挺,唇形极薄,侧脸线条硬朗,有如古希腊雕像般俊美。

似乎是注意到副驾驶过于专注的目光,瑞恩转过头来对上了提姆尚未来得及收回的目光。四目相对,彼此都未掩饰对于对方身份的浓厚兴趣。瑞恩有一双狼的眼睛,狡猾不足,但是足够凶狠,眼角眉梢都是肆意的轻蔑与狂妄,同时又不乏狼捕食时的耐心与果断。果然是个危险分子。

提姆正想借此机会开口,警车的鸣笛声自后方响起,瑞恩眼神一变,转而专注起躲避条子的追捕。他自制的收音装置正老老实实地播报着哥谭警方的一举一动,而他本人除了驾驶雪佛兰时而疾驰、飞速绕过道路上各色车辆、时而缓缓驶入某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静默等待警方车辆失去目标离开,还经常微微探头观望道路两旁建筑的高处,连续三次后,提姆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在防备的是那位哥谭义警的身影。看来经历过四个月的周旋,这位道上著名的“落日车神”也对传说中的“吸血蝙蝠”避之不及。

他们一路开到哥谭跨海大桥时再次被哥谭警方的飞机锁定,年轻的车神毫无紧张,甚至像是终于可以提起些兴致了的状态动了动手关节,他猛地将车加速,又缓缓降速,然后快要到桥的另一边时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迅速转入桥的另一边车道,向着警车呼啸而来的方向咆哮而去,变故陡生,瞬时警笛大作,整个桥上交通乱作一团,瑞恩毫无留恋,迅速重新驶入市区,再多耽搁一会,就不仅是哥谭警方,也足以让蝙蝠侠到达现场逮个正着。

提姆也没想到他竟会采用这招,沉默十秒后竟不由自主开口夸赞:“有创意。”

男人弯了弯嘴角,没说话。后方的几个人还沉浸在飙车逃亡和被抓住的恐惧慌乱中,有一个已经忍不住对着窗外干呕起来。正恍神间,他们已经进入哥谭西区,前方是哥谭著名的红灯区,街边已经站了不少身材妖娆、媚眼如丝的妓女,瑞恩冷静地将车驶入一个地下停车场,车停稳一瞬间,他转身从车座旁拿起一顶帽子,拉开身上白底金丝刺绣蝎子图案的尼龙夹克拉链,闪身进入了最近一家妓院的深处。后座的几个人都松了口气,提姆抓紧机会借口有事需要立刻离开,小头目不疑有他,正专心点钱,随手挥了挥让提姆自己走。提姆藏起身上的手枪,戴上兜帽,迅速离开了停车场,他转过一个拐角,一辆黑色的两排座SUV正停在路口。

提姆拉开SUV后座的门,跨进后座,刚舒展开身体,同前座开车的阿尔弗雷德打了个招呼,就听到一墙之隔的停车场已是警笛长鸣,小头目的咒骂声在空旷的停车场显得异常大声。

 

这才是提姆对瑞恩感兴趣的真正原因。

 

他能在五分钟内带人脱离险境,但是他从目的地离开的五分钟内,往往就会有哥谭警方出现,将行动过后、因为成功过于兴奋、而尚未来得及离开或者已经开始冲昏头脑地分赃的渣滓们人赃并获。

这种事仅仅保持着十次中五次的频率。而且因为瑞恩每次都能成功摆脱警方甚至义警们的追捕,雇佣他的黑帮势力只认为自己运气不好,从没怀疑到落日车神头上。

 

这才是他真正的“五分钟时间”。

 

“阿尔弗雷德。”

“是,提米少爷。”

“我们走吧。”

“好的,少爷。”

 

黑色SUV稳稳当当驶过停车场往韦恩大宅方向开去,擦肩而过时,提姆发现瑞恩抱臂倚着妓院的围墙,正注视着警方将今晚行动的那几个蠢货带走。SUV驶过他身边,他转过头来,冲提姆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五天后。

提姆再次作为一个抢劫小队里的狙击手和瑞恩相遇了。提姆跨坐进副驾驶座时,瑞恩停下了正轻轻巧巧地敲着方向盘的两指,转过来露出一个凶狠而别有意味的笑容:“‘上帝之鸟’(知更鸟的别称)竟也成了带枪的匪徒?”他的声音极轻,短短的一句话只有提姆一人听得分明,然而对于提姆来说,却不啻于旱天惊雷。提姆心下震惊,面上却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他没理身边已经恢复沉默冷淡的瑞恩,将车门关上,眼睛直视前方,脑海里疯狂地思考着。

这个男人可能已经看透了自己的秘密身份。

提姆是哥谭首富布鲁斯·韦恩的养子,是韦恩企业年轻的总裁,他的脸在电视荧幕上的出镜率不亚于布鲁斯。即使他在黑帮中暴露身份,也只会以提摩西·德雷克的身份,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他红罗宾的秘密身份。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明显意有所指。

提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暴露了。更严重的是,他可能暴露的居然是红罗宾的身份!

不,不,等等,也许,他只是暴露了红罗宾的身份,这个男人也有可能完全不知道他作为提摩西·德雷克的身份。

一时之间,无数个想法、无数种应对措施在提姆脑子里疯狂地翻滚着、尖叫着,等提姆回过神来,雪佛兰已经开出了很远。

夜已深,车窗外开始下起细雨。男人刀刻一般冷硬的面部线条在明明暗暗的昏黄灯光里仿佛一幅静止不动的剪影。提姆对他做过详细跟踪,大量的监控摄像头,上万的监控记录,表明着这个男人完全没有任何安全屋的存在,他白天基本呆在哥谭下城区的一个汽车修理厂,当一个尽职尽责的汽车修理工,因为出色的驾驶技术和修车技术被修理厂的老板介绍给了当地的黑帮大佬。晚上出没于哥谭最为罪恶的几条小巷,混迹于各大酒吧、妓院,但是监控摄像头极少能拍到他离开酒吧和妓院的影像,往往在他进入酒吧的几个小时后突然就出现在一个地下停车场。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男人真正的“五分钟时间”,这么一个平淡无奇、只在所有行动中负责充当沉默是金的司机的人根本不会引起红罗宾的任何注意。

 

五分钟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瑞恩一如既往地沉默着先行离开,提姆和小队的头目打了个招呼,立刻蹑行跟了上去。前两条巷子很顺利,在拐过第三个拐角的时候突然就失去了瑞恩的身影,提姆立刻停住了,他往后退了两步,在一阵劲风从身后左侧突袭而至时,一个侧身加一个空中三百六十度扭身,下意识抽出了随身携带的短棍面对双手插兜、靠墙而立的瑞恩。“身手不错,”瑞恩点了点头,“棍法应该比你的枪法还要好。”

“谢谢夸奖。”提姆直起身来,转了两下短棍收回紧贴着自己的右小臂,声线平直淡定。

“哈,某个老头子把你教得不错。不过,”瑞恩站直身子,转身离开巷子,朝另一个有着亮光的巷口走去,“小鬼,你再跟着我,我就不客气了!”

提姆没说话,直到瑞恩已经离开这条巷子,他还像个黑夜里的雕像站在原地。灯光斜照在他身上,在他身前投下长长的影子。

阿尔弗雷德站在他身后的巷口处,冷静开口:“提米少爷,已经过了上床睡觉的时间了。”

提姆没回答,也没动,阿尔弗雷德一样没开口耐心地等着。

良久,提姆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的声音在空巷里响起。

 

“阿尔弗雷德,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一天后,哥谭暴雨倾盆。他和瑞恩再度相逢。

红罗宾犯了大错。

他一心只想着揭露瑞恩的身份,竟没有细察眼前随意加入的黑帮队伍,抢劫只是个由头,真实的目的竟是趁此机会内讧火并杀死老大。他被目前的头目临时招进队伍,竟被默认为是头目一方的人,一起遭到追杀,而被雇佣的瑞恩竟也是他们特意选择、趁机打击报复的对象。

提姆像往常一样率先坐进副驾驶座,头目刚刚跨入后座,后方几个正拿着钱袋的手下突然放下手中的钱袋,举枪就朝雪佛兰拼命扫射,雪佛兰的另一边也迅速窜出一波人马,子弹打在雪佛兰车厢的声音清晰可闻,瑞恩一转方向盘,往右一个漂亮的转圈加停顿,左侧的三个人被撞到,又被紧接着疾驰而过的车轮碾过手脚,凄厉的尖叫声在街口伴随着扫射不停的枪声响起来,让提姆也一阵脊梁骨发凉。雪佛兰飞驰而过还在追着扫射后车厢的一群人,五颗子弹从斜侧齐齐向副驾驶座的玻璃打来,一只大手从驾驶座迅速伸过来一把按住提姆的头,瑞恩自己也同时矮下身来,有两颗子弹擦着两人的头发呼啸而过。提姆听见瑞恩爆了声粗口,手下的方向盘却不停,雪佛兰已经疾驰出一段距离,眼看就要开过街口右拐进入另一条街,仅余的几个人抢过街边停着的一辆黑色别克追上来。没想到,雪佛兰一个甩身,调了个头,车头竟直直地又向着别克咆哮而来,瑞恩坐起身,眼睛紧盯着前方,脚下踩着油门。对方别克里开车的人显是被这出人意料的发展吓呆了,一紧张踩下油门,竟同样朝雪佛兰狂奔而来,车里其他的人被吓得呆住了五秒钟后,迅速反应过来开始争夺方向盘,车子以扭曲的路线一路向雪佛兰的方向前进。

提姆拉过了安全带,镇静地给自己系上。

尽管此时瑞恩的行为近乎于自杀,他却不由自主地相信这个神秘的“落日车神”。况且,说句实话,现在的情形,他能做的也不多,不如赌一把。

 

雪佛兰和扭曲前进的黑色别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瑞恩眼里的神色却越来越亢奋,越来越自信。狂风暴雨里,他的白色夹克早就变得泥泞肮脏,背上那只金丝刺绣的蝎子却似活了一般,张狂无比。

撞上的前一瞬间,瑞恩突然转过头来,面对提姆露出一个笑容。

提姆尚未玩味出这个笑容,便是一阵天旋地转,雪佛兰在猛烈撞击黑色别克车后从上方翻滚着碾压过别克车顶,一阵令人作呕的颠簸伴随着巨大的钝响和刺耳的刹车音后,雪佛兰居然稳稳地在别克的另一边停住了,等车一停稳,瑞恩迅速探身过来扯断提姆的安全带,将他整个人推出车厢,自己也从另一边迅速下车,随后拉着提姆往车后方跑去。两人刚在雪佛兰后车厢处藏好,黑色别克车在巨大的轰响声中爆炸起火了,燃烧的噼啪声和痛苦的挣扎声连同暴雨如注的轰鸣,仿佛天地的怒吼。

 

提姆心有余悸地摸了下脸,才意识到大雨中他的伪装早就被洗刷得干干净净。除了瞳色,瑞恩的眼前正站着狼狈不堪的韦恩企业的年轻总裁。

“嘿,鸟宝宝,”提姆抬起头,一双仿佛春天湖水般湛蓝的眼睛正注视着他,目光里都是戏谑和揶揄的笑意,英挺的眉尾上翘,男人露出一个呲牙的恶狠狠的笑容,“我就是杰森·托德。”

 

哥谭的红头罩。

永远的知更鸟。

 

 

文梗小贴士:

1、在西方文化中,知更鸟因与圣婴降生有关,故被称为“上帝之鸟”,所以提姆在听到杰森那么说的时候才会怀疑杰森已经看穿自己的秘密身份。

2、文中杰森穿的白底金丝刺绣蝎子图案的夹克就是Ryan在电影Drive里穿的经典夹克,超帅,想买。手上的棕色手套同理。杰森的假名就直接使用了Ryan。

3、第一个“五分钟时间”是电影Drive里的设定,第二个也就是文中所谓的真正的“五分钟时间”是我的设定。

4、最后一个两人掉马的场景里,杰森操纵雪佛兰翻车稳住的场景来源于电影Drive里Ryan表演翻车的电影特技。超酷!


评论(28)

热度(142)

©内河 | Powered by LOFTER